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乱糟糟

总算把博客修复了,拿09年的资料恢复的,又恢复的数据库,记录些东西吧。

上篇博客写想在明年五一之前实现两年一跨度的小目标,今年这个月,几乎算实现了,绊绊磕磕的,几乎的,算实现了。

一切的进程提早对所有人都有好处,本想接下来结婚生子,但确实很失望。

本该是高兴的月份,但因为对方的贪婪与混账,让我陷入迷茫,与其说是迷茫,不如说是浆糊般的失望。

所有有概率结婚的女孩,到目前为止,都没这么混账和愚蠢的,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留了下来,守护着。

但这份守护有时其中一条因素甚至不是出于感情,而是我本性出发的觉得人笨,难活下去,我的保护欲。

当年跳儿也好,其他人也好,我坚信她们的智商,性格,是坚强的女人,是可以独活的,所以才放心离去,把那份爱放到心底的角落里。

现在这份,则是不放心,也非常的伤心,也不得不承认,我妥协的太多太多,把我自身性格调整的不像以前的我。

今天通完电话后,我低着头沉思着,如果这是我未来的仅有的三十年,我这种性格的人可怎么活。

单纯拿跳儿做比喻,她会是我一个强力的支撑,虽然她有她的脆弱敏感面,但过日子,决策,她会懂我为什么这么做,为什么那么做,好处和优势在哪里。

现在我则没有任何支撑,父亲离世后,我不能太多让妈做这个支撑,这一个小小的杠杆,支着我不为人知的,脆弱的一面,需要理解的一面。

有太多人觉得我不需要,至少他们看到的,都是我在挑大梁,做计划,但我很难,我无法对人去述说,逼急了会去谩骂。

是的,跳儿,大舅会骂人了,骂所有人,老人,女人,我的脾气是被一点一点改造成如今的样子,这是我唯一退步的,掉身价的一点变化。

因为我不知道拿什么方式去处理问题了,道理说不通,交叉缠绕着各种不可理喻的事件,这不是羁绊,而是乱糟糟的一团麻。

我理不清这是什么,如果这就是我的生活,其实真的没任何意义,我看不到未来,但我又必须努力,这是在图什么。

有时乐乐也会问我,我跟谁如果结婚了会怎样,其实这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想,会怎样,但至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副精神上破败的样子。

因为我从不是那种,被事情击倒,但现在确实感到无望,无助,以及失望,我面对的是一群自私的,贪婪的,不理解他人的一群人。

我失去了父亲这个主心骨,我又能去找谁找补偿呢,找找心宽呢。

这是一个好月份,因为提前大半年,实现了一个小目标,甚至通过今后努力,可能会实现更大的目标,但这是仅仅是工作层面的。

如果一个女人她对你表现出来的爱仅仅是浅层次的,甚至相比来讲,是一百个女人中最蠢,最不可理喻的,那这个男人会多悲哀,因为那层爱太容易撕破

撕破后是什么?或许是利益,或许是搅乱生活的一根棍子,或许是打破平静生活的石子,总之,那种层所谓的爱,在撕破后,是肮脏的,玷污我的,令我蒙羞的一种东西。

我不喜欢这种浅表表的爱,我也没遇到过,这几年遇到,忍耐,修行自己,吞下所有的悲伤,我不知道图什么,甚至这其中也伤害到了我妈的精神稳定度。

已经舍了太多太多,这些东西曾经是我不曾给予她人的,但这一切又那么不值得,两相一对比,我便变得可笑,沦为大部分曾经我看不起的人们,爱我的人们的笑柄。

我看不起的,伤害过的人们会觉得这是我的天谴,活该派一个缺心眼来磨你的性子

爱我的人们则强烈的心里不平衡,甚至会念叨着当年你为什么不对我这样,遇到这样一个人,你却又付出了很多,这想法一出,最后会演变成恨吗?或也觉得是天谴。

 

这博客只适合记录这些烂事,原谅我,我的过客们,因为我工作及其他东西不在这上写,如果你是搜索进来的,当个乐,看看就好。

我心中强烈的恨,其实已经咽的差不多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母爱泛滥般的去保护一个理智层面告诉我不值得保护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做的规划到底有什么用,还会让很多人认为我有图谋,这就是世道,就是那万万的俗人们的理解。

过几天小目标确实定下了,想拿出一天去看看我爸,看看我奶奶爷爷,念叨念叨,一是报喜,二是碎嘴子般的说说悲伤,其实又能说什么呢,我自己选的。

对逝去的人大部分时间我是报喜不报忧,没脸说那些多余的,甚至还会说些好话,比如也保佑保佑乐乐,她只是个傻孩子

但这份傻,深层又埋藏着什么,对于愚蠢的人,我无法去理解,因为思维轨迹我抓不住,类似你让我去理解一个木匠为什么不买电动工具,天天又喊累得要死的那类蠢人,我理解不了他是怎么想的。

 

就此吧,未来我也就活个二三十年,努力算努力过了,婚姻随缘吧,若确实到我忍耐限度了,一切都灰飞烟灭吧,至少我不能让我老妈跟着我一起受罪,再升一阶,我不能让命苦的自己,再深一层的去遭罪痛苦,因为我已经很痛苦了。

 

如果给我一个机会去选择,或许,我会选择回到时间的某个节点,去重新选择命运,比如和跳儿拼死命的创业,共同努力,也比现在熬心一 样的日子强得多。

因为现在,只是我一个人在奋斗,一个人在过独木桥,我面对的,是一个声称自己是女人的女人,甚至更低阶级,而之前“我的人”,从没有这么脆弱又令我失望的

我的女人,历来都是强悍的,至少内心,但现在不是,不是...

原谅我写的乱糟糟,因为气的发抖了几个小时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