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间隔

今天的标题,就叫《间隔》吧,泛指人与人的关系,时间与时间的相对关系等

这一星期时间,基本在补看《三体》,记得大概100万字左右,看的还算迅速,毕竟有工作要忙

今天是大结局,程心在进入小宇宙后与关一帆的对话,值得深思,这个思考的结果发了一篇朋友圈,很短

大意:

很多时候,恰恰说明能力与爱并不重要,一直活着并陪伴着,才是选择的动机

觉得这样安排很好,程心与关一帆,AA与云天明,其实都挺幸福的

看完结局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某小孩给我删除微信了,恩,这次干的挺决绝,希望你能坚持住

人是个习惯性的动物,习惯于某个时间点做某个事情或被外力干扰并打断,主观的做,与客观的被打断,都有个惯性

和客户说点事,说完心中莫名的慌,为什么,因为某小孩来折磨人的时间点快到了

叮咚,听声不是微信,是短信,这份短信,若无猜错,带来的是一份折磨

短信中充斥着对我的批判及某小孩对自己的嘲讽,恩,能理解,应该是看了前几天的博客,吃到了一份快二十年的陈醋

你看,这个醋的威力还真不小,分手了,还在吃,这也是几年前告诉某小孩的,女人与女人,亲人与亲人间,最大的矛盾点,是惧怕“不如”

同胞姐妹,我不如,这是很伤人的一件事,同袍之间,亦如此,不然人类也无法进步,嫉妒,是每个人心中该有的结念,若无,非人

实际能理解,但又理解不了

理解之处在于,心里装着一个快二十年前的人,这对于眼前人是种羞辱,这种羞辱带来的,是心中憋闷不出的那二字“不如”

不理解之处在于,跟我时间也不短了,难道我说的,与我多年做的,有什么欺骗成份么?这毛病早在十几年前,我已经修正了

甚至在某小孩六年前坐在我车后座时,时刻听我和朋友念叨着初恋和跳儿,为什么那时,作为陌生的妹妹,能接受,现在分手了反倒接受不了?

这种幻化的爱,对于现实生活中毫无意义,因为我分辨不出来何为真实的形象,何为快二十年我自身幻想塑造出来的形象

类似神远则明的道理,所以至于是爱,还是愧疚,亦或是其他纷杂的情感,我不想去分辨了,犹如这么多年一直逃避去大连是一样的

回到短信,这种间隔性的,定时段的折磨,差不多六年多了吧

为什么是种折磨,或许源于对整体世界的认知差异导致的

譬如,某小孩炙热的目光看着我说,来,宝宝,吃一口,我为你省下的,我都不舍得吃

然后把一枚滚烫的烧红的钢球,塞到我的口中,而且要求我点赞

我能完全的理解及相信,在某小孩的世界中,这枚烧得红红的钢球确实是她认为,在她世界中最好的爱

但在我世界中,这玩意,有点烫嘴啊,会弄我满嘴水泡啊

这也是在后来讨论中,得出的一个结论,我们的爱,对爱的看待方式,有差异

这种差异是巨大的,包含着成长经历,价值观道德观婚姻观等

其实我的性格在表象行为上及内心深处诉求上,都是极其简单的一个单线程思路

譬如我想工作时,那我绝对要沉浸在那里,不谈情不说爱,因为会影响到长远的一个计划

譬如我想娱乐时,那我也要如此,虽然这么多年,其实90%时间是在工作,这点接触过我的人应该了解更多

工作,结婚,生育,其实在自己眼中是个非常简单的流程,所以我对女孩要求不高

不高到什么程度,用爸的话,你处的基本是一窝不如一窝,你倒学学你弟弟,全找漂亮的

但老爹啊,我这工作性质,你是想让我全天候在外游荡不挣钱么,还是说各地去撩闲

唯独出去两回,领回俩准儿媳妇,已经算非常不错了,一次是外甥的活动,一次是给人出车

但你看,我总能看到每个人的灵魂中的那份美好,这不好么

或许恰恰是这种简单的思维模式,造成了自己更多的困扰,因为不会有人和我一样,是一刀切的决定论在延续着所有思维调调

自此,有人会在半路撤退,所以我能理解,好在,从之初的那份带有伤害的爱起,以后的爱,我都不会背叛

遇到再漂亮的,也不会再去撩了,通常会默默的在背后看着自己眼前的女人

比如跳儿,总对她说别坐公交让人踩了,讽刺个子矮

比如某小孩,总对她说智商低,怕读小学也是排名最后的吧

但这些言论倒相对我自己来讲,挺正常的,可以说非常正常,因为当我和人接触时,只有在最后一层关系时,才会讽刺对方

拿各种负面的话折磨对方,这点是天生的,妈说我只稍微遗传了爸一点点,甚至没遗传,只是自身胎带的

确实是的,自己寒言冷语的能力,我说第一,没人第二,我能在接触对方第一秒开始观测对方缺点,并记录下来,放入内心的“小黑本本”中

当有需要时,这些“冰凉的利剑”便可出鞘,命中敌人,刺激着对方,同时这也形成了一个习惯

这个习惯便是嘴非常的毒舌,例如与别人做某件事,如果别人做的不对,或慢了,或笨了,直接开始数落

这种数落的级别是非常高的,亲生父母,我的爹娘都受不住,时不时的落泪,包括朋友间

记得有次我家门卡住了,内是我爸,外是我和朋友,开不了,朋友只说了一个方法,便引我回了一句

“你从小智商90,你认为能成功么?”  霎时间,空气凝固啦,伤人啦

这些东西是天生的,爱也好,恨也罢,都会用上,不会改了,顺其自然吧

书回短信,最后给我的定义,我是属于精神背叛,这帽子挺高的,看来哥真的是被指认成为爱变疯那类人了

你说我前几年,三十岁左右,皮肤嫩滑,一百四十多斤,那么多九零后大白腿,不去摸,搞这么虚无主义的精神出轨干什么

所以总结大概是得有个理由,是的,总得有个理由,哪怕分手三个月了,也需要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必须在我身上

这样人们才活的坦然,挺好的,几年前就预料到会泼脏水,而且是全家性质的,我估计在未来半年也会成为全家性质的

类似动画片,对方全家团团坐,批判着本该属于我的那张空椅子,因为我不在了,所以他们要批判那张椅子

说这几年我的不是,我的不好,再说服自己女儿,去抓紧相亲,再过半年,某小孩就会所谓的,想通一些事情

然后不修正自己的周身缺点,在亲人爱的目光下,在自己坚毅的目光下,送自己这份躯体去相亲

再继而用老得不能老掉牙的女人思路,爱过了,不讨厌就好,到年龄了,选择了婚姻

随着宝宝的出世,心态上回归凡人,一切的过往都变成了细细的沙子,伴随着岁月的溪水,在指尖滑落出去,淡忘开来

这个命运我至此,预判了三个人,某小孩应该算最后一个我想去预判的了,但不想去看结果,因为结果未必如人意

见到“未必如人意”这几个字,一定要加油和逆反心理,这样才会幸福

而我,会继续孤单的,一个人走着独木桥,继续工作,安安静静的工作两年,或许,能“割点麦子”

其实人挺简单的生物,何必搞的那么复杂,两个生命相依为命着,依偎着,相互暖着距离十厘米的那两颗心

不写了,好像要感冒了,最近一个月都没怎么关空调

安,我爱的,我恨的人,爱我的,恨我的人,祝你们健康,快乐,我愿在佛前一炷香,真心为你们祈祷着

对了,我死了,也不会告诉你们,一年博客打不开,差不多就说明我人没了,不过若那时觉得半夜乳头痒痒,说明我做鬼都在调戏你们,安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