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徘徊

接上文,继续写吧,手腕有点受伤,去年在施工时,从2米处摔了下来,至今留伤,经常犯病,贴着“虎贴”打会儿字

D3:(依然采用她为你人称)

这日起得很早,昨天和大哥,老板等聊天聊到很晚,今天倒还算起得早,发觉出来后,自己的时差毛病突然好了

比如现在,我是大时差,总是失眠,白天上午基本都在睡,而这次出来,时差的问题瞬间好了,或许还是没累到吧

记得昨天与大哥聊初恋,他聊他的,我聊我的,他热心的帮我查地址,说那地方早年间的事儿,能看出大哥是个能折腾的人

临了,还特地嘱咐我,看见“大裤衩”怎么转弯,转几个弯,大概在哪,其实他知道也知不道,我导航的,不会差一米

但领了他的好心,这里悄悄感谢一下

接上面,起得很早,见到老板也起来了,店长和大叔也起来了,问有没有早餐可食,因为只想吃馄饨

我爱吃馄饨,因为它稳定,不随着地域食材变动,不会坏肚子,而且温暖,一圈人和我说没有,呢喃的走出来说去外面觅食吧

刚走几步被叫回,说有,还有一份在冰箱里,马上给我下,挺好,省的找了

吃完,收拾利索,特意穿上了新的一套衣服,因为之前衣服基本都是汗臭味了,我怕一个场景

就是遇到了你,遇到了,再赶上我穿着不整,不好,虽然是千万概率,但也有所准备

套上衣服,特意吹干头发(这几天基本不吹,因为一是没找到吹风机,而是觉得没必要),收拾妥当,开路吧

路上很多地方修道,挺颠簸的,阳光挺刺眼,伴着光芒刺进眼里,泪水又止不住的下来

更多的,是想到当年自己那幼稚的行为,与你的伤害,我知道,那年,我挺作的

开着见到了“大裤衩楼”,特意行慢拍照,因为或许,很难再会来了

来之前的半路上,我想过,衣服整洁,车洗好,毕竟离开家时,下雨了,几日奔波,车也挺脏的

团购了一个,先在这片区域团完洗吧,这样到你家那里不会路途太长,我与车,都不至于太狼狈,基本会保持干干净净的

先团一家没开门,再团!开了两公里,开洗,这里说一下,来大连给我几点印象颇深,人好,路标规划好,空气好

洗车的老板知道团购,没因便宜少洗任何部分,甚至主动要求洗内饰,但因为我车内各处放着钱和东西,只要求老板洗“皮”

这还是再三要求,最后还是没拦住,发现全给洗了,好在临洗之前先把车后座压的大钱拿出来了

老板人非常好,洗完之后问我来做什么,毕竟我车牌不是辽B,还问哪地方不满意,不满意可以再重洗

真想对他说,团购这俩字我认识时,就团过洗车,但从没受过如此待遇,老板一边问,一边还指挥俩员工把他认为没到位的地方再擦拭

真的很好,洗时,自己买了一瓶水,在周围转悠,溜达时在想,离你不远了,不远了,或许你也总来这地方

洗毕,撤退,尽量走没积水的马路,别溅到,慢慢的定着位,奔你而去

恩,亲们,别伤心,我知道爱我的人有几位,有看到我这博客的,有看不到的,总之,别伤心,这是我的源点,原谅我

你看,婷婷,我还是没改那个毛病,心软得可怜,其实我安慰又如何,或许安慰这姐几个,都早婚了,实际跟我毛关系没有,唉

过程不表,到站,我知道你的地址,早就记下,十年前也发过一件劳夫拉伦给你父亲,但因联系电话不正确,被返了回来

当时其实夹带过一封信,内容不表,大体为求谅解,因果自有报,我有苦果食

到了你的楼下,停稳,没下车,抽了几根烟,贪婪的看着,没哭

因为我知道,这里每一块石板路,每一粒尘土,都可能以前沾染过你的气息

我想呆在这,尽可能的多呆一会儿,不急,因为今天就是为此而来的

你说我爱你么,爱的,但我现在分不清我爱的是当年的你,还是这近二十年来,在我头脑中渐渐模糊又渐渐塑造的你

你懂我的意思么?每一个当年的细节我都记得,包括如何伤害你,同时伤害我自己,每一句对我的忠告,多年来,我反复拿出来揣测着,修正着自己

我认为当年的你,远强于我,虽然现在未必(好装B,嗯,那年也装,你也说过,你以为你是谁呀,自以为是)

这种强于是多方面的,这么多年,我反复的回味着,确实是这样的,我很佩服你当年能选我,能给我,今生谢谢

因为我能理解一个强于自己的人,“下嫁”于对方后的心态,至少,那年,我不值得你这么去做,亦或许,你看到我身上具备什么,总之,谢谢

抽着烟,想着当年的事,总得下去,去看,去感受,走到单元口,我数着房间号,看到了

海尔空调,阳台没放什么,我总感觉老人应该在家的,点上烟,慢步走着,看着

单元口有几个孩子,因为玩具的事打起来了,一个小男孩拿起一个工程玩具车,摔在了地上,每隔几秒,他都会看我

他知道,他要发脾气,但他也知道,有个陌生叔叔在一直看他,可他又怎么知道

我此时此刻,拿他当我与你的儿子看待(我没疯,智商检测120以上,还行,没幻觉,恩,没神经性疾病)

看到他那小模样,我觉得,若我当年收敛些,努力些,或许,他真的会是我的儿子

慢慢的走着,想象着你有时回家,会拎点菜回来,看望爹妈,走过的路和我现在踩在脚下的,是同一条路

热,那天很热,汗流浃背的,绕了很大一圈,想着,吃点东西吧,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个理由可以在此多驻足而不惹人生疑

鲜族冷面,点了一碗,抽着烟,看着外面,诊所好几家,你父亲开的也在其中么,还是我的记忆有错

试图找寻那个姓氏的诊所,或许,若真有,装病看一看,也想作为一个“陌生人”,看看你长的像谁

仅仅是想知道,而不是打扰,千万千万别误解,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因为不会再做错什么了

这碗冷面是非常的难吃,不是情绪上的,是确实难吃,吃着,哽咽了,憋了回去,不想让旁边桌客人看出些什么

食毕,出来顺着诊所那条街走着,买瓶水,慢慢的看着牌匾,没什么收获

转而回走,继续回到停车的位置,其实没停太远,就在隔壁楼,这样坐在车里,能看到你的单元口

我其实越写越觉得自己像那种为感情而精神出问题的那类人...

合计了合计,再绕着楼走两圈吧,不能呆太长时间,总不至于邻居大爷大妈们觉得我可疑,再报个警什么的,我还得讲诉一个悲催的爱情故事

饶到后楼,发觉同楼层有房子出租,你家么?为什么租?搬走了?父母也离开此地了么?

第一眼没看清,又绕了一圈,仔细数着房号和后窗的对应,恩,不是,是隔壁单元的

其实第一圈时,我坐在车里想过,若真的是你家在出租,相关房价我了解

或许,我会给房东(你父母?房卖后的新主人?)租金,小住几天,大不了一月租金是三千的话,我给一千只住几天

因为想体验和曾经的你住在一个房间的感觉,也会买买菜,做做饭,睡在那个位置,晚走几天

可惜在第二圈时看后,发觉不是你那个单元的,而是隔壁单元的

但你的后窗挂着小女孩?的衣服,是生的女儿么?念叨着,挺好,你性格太烈,男孩的话,跟你,会挨打,女孩挺好,挺适合你的

绕了三圈,念叨着,心里其实挺不好受的,回到车里,点了根烟,缓缓

这时不知道为什么,人多了起来,带孩子的女人有好几个,每个出现时,我都先刻意回避一下目光的交错

因为,我怕那个女人是你,我也怕你看出是我,是真的怕,怕你误会什么,譬如打扰,譬如想有什么结果

我不是不想见你,只是觉得,我不该再见到你了,也不配再见到你,上天给你的恩赐应该是你永远见不到我,这样你便不能想起当年的我对你的伤害

万一你这十几年来,变老了呢,你说我刺激多大,万一我这壮实的大体格,让你也受刺激了呢

不过,内心深处,真的觉得,你何等模样,对于我来讲,都是最漂亮的,也都会让我见到第一眼,哽咽到说不出话的

所以,即便见到了,或许我也仅仅会躲在车里哭一场,而不是去打扰你的生活

呆也呆的差不多了,该走了,这么多年,想看到的情景也见到了,脑海中曾经认为的那个小区,原来是这样,也见到了

我知足了,知足了

对时间,下午2点(抱歉,很多天后写,未必准时),差不多来得及,去圣亚海洋馆溜达吧

伴随着眼泪和一生叹息,我走了

路途不表,实际圣亚是下午6点关门,最晚的到7点是星海的馆,所以我算很晚到的游客

去买票时,售票处的女孩反复的盯着我问,现在出票,可就得今天用了,你确定么,挺热心的女孩,要早几年,肯定管你要微信

反复问了好几遍后,出了票,其实并没有很多点评说的那种,要玩需要一天的时间

因为,我本身养过鱼,这点跳儿知道,而且是职业养,所以对海洋馆入门的东西并不关注

最快的珊瑚馆甚至15分钟参观完毕,各种“扒拉”前面慢行的游客,因为对一般的东西没什么兴趣

走马观花,最后赶上一场海豹表演,挺精彩的,我依然像10年时在秦皇岛的傻样,自己孤零零的鼓着掌,不过挺好

撤退,又去了星海广场,看了会儿海,人太多,问了收费大爷说有喷泉么,那大爷先给我一顿夸,说停车停的好,我合计你要住我那,比我开的还好

大爷说因为啤酒节的问题,喷泉不喷,好像在调试什么的,没多问,逛了一圈,也差不多天快黑了,今天挺累的

但又十分想坐201那个有轨电车,又跑到终点站去“堵”,这次坐上了,坐了一站,有对小情侣在拍婚纱照,也是以有轨电车为主题的,挺羡慕

回青旅,回去后找老板找吃食,点了点大连本地的啤酒,喝了三瓶好像,老板和店长都来问,去了么,还好么,该忘记的就忘记吧,安慰着

实际自己对这类安慰没任何感觉,快二十年了,我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自己早已了然

酒后在外面吹点海风,和几个新来的大学生旅客海侃,其实特羡慕他们,他们听着我对未来的建议,对读书的建议,对爱情的建议

懵懂的点着头,其实我多想和你们换换,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或许我的人生路不会是这样

折腾到最后,从我“批评教育”一个大学生,发展成好几个人围坐着侃大山,挺有意思的,老板和店长也来凑热闹

日子有点记不清了,是D2还是D3,但应该是D3,也就是今天晚上,把车钥匙落在后备箱里了,锁死了

最后还是找的开锁匠,花了二百元开的,这是我一生中头次干这么不严谨的事

折腾到凌晨一两点,挺闹笑话的

 

D4:

睡到自然醒,大概九十点,收拾好行李,今天定的不开高速回去,差不多得开一天车,一一告别,在市区内听着刘德华的歌

其实很多年没听过他的歌了,市区内听的是《你是我的女人》,出市区听的是《他的女人》,真他妈应景,就这么巧吧

也确实是人家的女人了,也或许是人家孩儿的妈妈了,祝福着,又哭了好几场,撤

晚上才到的家,后续事记不太清了,D3实际上午应该是去了海边,这个以后补吧,现在记性不好

很久没这么开车了,几天开了大概一千三百公里,算散心?结淤?怀念?都算吧!

回来了正经好好工作,时至今日,其实凌晨也才忙完工作,若有机会去趟西藏吧

趁着没孩子,没婚姻,因为有了,未必能去上了,今天凌晨也跟一个老客户聊天,他是一年出去一趟,婚后有孩子

聊了一两小时,除了业务上的事,就是东聊西聊了,上到剑阁险峰,下到TOP GEAR,客户总说,有些话当面说

老哥哥呦,你在贵州,我若真有缘见了你,喝上了备好的茅台,或许真就说明我买卖不行了,才能跑个全国40天

今天也没什么结束语,爱我的人,谢谢你们陪伴我的成长,虽然我的生命有概率戛然而止,但在有限的生命中,谢谢你们

希望我没给你们一生造成什么影响,有影响的你可以来找我谈,该还的还,还不起的,拿命抵

而那些伤害过我的人,没事,忘掉吧,我不会记得的,安 

我知道我没什么好下场的,我知道......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