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PS

又一次很久没写博客了

忙,真的很忙,身体最近两年觉得特别不好,尤其腰椎方面,或许是年龄到了,该来的,总回来的

一、断交

去年因为一些“岔头”,也借机会,通过老T的女友,传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断绝来往

其实这样的结局,相对于我自己来讲,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不究,不讲,也无埋藏,只是淡忘了

朋友们总是觉得,我这个人狼心很重,对人没感情,其实客观看法与我主观行为还是有差异的

很多东西我付出得比别人多得多,但别人坑我害我,又不允许我去评论,一评论,我又沦为斤斤计较之人

想起来,倒是挺悲催的,这种圈子我也腻歪了,倒不如索性切断它,用我们老师的话,这下你可以轻装上阵了

恩,确实是的,这么一断,又有之前几年的缓冲期,我甚至自己也很诧异,没一丝作为以前朋友的情感缺失赶脚

倒是轻松自在了许多,或许是对自己一种放飞吧,挺好的,心理负担也轻了一部分,蛮好的

 

二、放下

或许是去年太忙碌了,也或许是这么多年过去,自己长大后,觉得,应该放下了

有乐乐的陪伴,虽称不上幸福,这里还要着重说一下,不幸福,也不快乐,对的,只是一个当爹的料而已

忙忙碌碌,这么几年,很多情感包袱也放下了

当年自己的年少轻狂与识人鉴境能力确实太不足了,痛失了很多东西

也因此付出了太多的时间去忏悔,时至今日,很多东西,很多人,放下了,放在了心里很深很深的一个角落里

甚至不再拿出掸掸灰尘,只是尘封着,这样,挺好,假想着,她们,或许也都原谅我了

这点也是去年切断的另一个包袱,用上文的话,挺好的,蛮好的,轻松了许多,虽不惬意,但心不再那么沉重

感谢与爱,还在,只是,那些不再是需要反复提醒自己的了

 

三、老了

今年很多朋友说我,你老了

虽然觉得刺耳,但也是个事实,我确实在衰老中茁壮成长,两侧有了些许白发根子,皮肤不再溜光水滑

心态虽然还是有些许激进,但很多事,看开了,这种看开,我可以拿个小例子来做解释

前日,妈穿着她深蓝色的新百伦,说真好,我抬头问道:“那不穿灰色的了?”,妈说少穿了,还是深蓝的好看

我又问道:“妈,有客户骂你,才赚得了鞋子,你也高兴?”,妈低头只顾看着鞋嘀咕着道:“钱是赚到了,骂不骂,随他们吧”

我有一个傻妈妈,还有一个离去的傻爸爸,虽然他们不是那么的聪明,但有时他们的一两句话,显得我是个傻儿子

这两年,这种看开了的心态,确实放了自己很多马,不至于心里那么累,虽然宝宝依然苦,也依然不说

有时我照镜子,看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心中默念只有一句:“妈的,喝水都胖”,就这样,我胖着,老着,慢慢的,也越来越二了

今年想跑步,再跑它三四个月,体验那种洗脸水珠沾不住的感觉,溜滑溜滑的,运动后就是这种感觉,毛孔全变小了,皮肤翻新...

若是明年有所进展,还是得回归到水里,办张游泳卡,跑步还是对腰不好,水里感觉就会好多了,只不过需要时间太多

开车一来一回,再洗澡,现在这时节,还是办不到的,明年吧,明年

 

四、大舅

大舅身体这几天越来越不好了,他的癌症基本走到了最末端,其实心底里,我希望他能走的不那么痛苦

前天去医院,给大舅剪发,他偎在病床上,喃喃道:“我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寓意为我姐、姐夫、我

我低头拾到着剪刀,笑答道:“等剪完头,你就剩一个儿子了”,全屋人乐了

挺好,小头修剪得利索干净的,他也能更好的接受治疗,甚至离去

病房护士查房时,甚至觉得走错了房间,所以剪发还是变化挺大的,起码精气神上看起来好了很多

生生死死,不那么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是否开心的走过了此生并对周围人伤害不那么高

我也会有这么一天,因为我,也是别人的大舅,或许我那个外甥不会给我剪头了

而另一个大舅身份,也消亡了,不过大舅会祝你幸福

 

五、自理

去年两件事,剪发与卷烟,自己全完成了,挺好

事件起因挺简单,常去的一家理发店,涨价了,会员价二十要涨到五十八,我负担不起了

倔强赌气的小暴脾气又上来了,买了一个三四百,宣称自己能理发的飞利浦理发器,开始了自己剪头之旅

别说,我这种查资料做功课的小步骤走的还是比较稳的,一来二去的,这也半年了,没觉得比外面修剪的差

很多人一提理发器,认为肯定就是推子,推出个“球头”或毛寸这类的,其实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看见黄磊等现在明星的头型了吧,两侧推,中上后修剪打薄,前面斜刘海,嗯,不好意思,哥自己就这么剪的,效果很好,非“球头”

所以自己理发这个能力技能点,哥是点了,而且快点满了

卷烟,以前爸总说,你别卷了,看着都头疼,确实,爸在时,我一直不会卷烟,爸总卷点逗我玩

现在爸不在了,我会卷了,没事也抽一颗旱烟,想想我的老爸,卖弄一下我的卷烟小技巧

卷烟,烟斗,又把一圈朋友带的跟着学,仿佛我带不出朋友学出好的

 

差不多该收尾了,写个对应标题的结尾

六、PS

那年我很小,很幼稚,好吧,总之,我喜欢游戏机

央求着,忍着,攒着,买了台二手PS,记得差不多是800块,中间还出点小插曲,母亲很伟大,为内向孩子打官司

可以说PS是我的缘,买了它,我快乐了两年,卖了它,我在家里连上了网(卖PS买MODEM),体验着另一种快乐,也间接的影响了我半生

我想再买台PS了,还是二手的,PS3,虽然这次估计它不会再给我影响后半生(脑中闪现觉得还会),但只是我想它了

想念那个骑车去惠工板行“家庭娱乐”买碟的日子,想念那个吊挂的电视中播放着《我的父亲母亲》,想念那时的味道了

所以我想买一台,试图从中嗅到那时的味道,那个冬日清晨猫被窝打游戏的味道,那个傻了吧唧盯着CRT大屁股的日子

那个我,我想他了,所以想买台了,也因为,我老了,想走回去,看几眼,闻几下,念一念了

好吧,以上都是借口,我想玩游戏了,这样好吧 我仅仅是个孩子,这两年累得要死的孩子

 

 

以上就是一个小小记录,若有时间,还会来写写的

祝我爱的,我恨的,爱我的,恨我的人,健康,幸福,快乐,你们是我生命中...

好吧,我也编不下去了,我爱你们,待我死去的那一天,男的保佑你们发财,女的...选着偷看你们洗澡吧,毕竟你们也老了咔叽的,不爱偷看了

我只喜欢看年轻的,鸟鸣了,我也该撤了(听着渗人吗?)

安,世界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