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凛冬

时隔大半年,博客中间由于空间到期,也未打理,导致当机,如今再次开放,也再次提起了“笔”

父亲的走,对自己打击很大,虽然自己并不是嘴上诉苦的人,憋在心里,但依然有时克制不住情感外露

今天在看《大过年》时,哭了好几回,二肥也跟着我哭,让我挺心疼,她说:“你哭,我就想跟着哭,看你难受”

在小时候放鞭炮时,由于家住平房,爸总是把我捂的严严实实的,让我提着“炉钩子”放鞭炮,那时很快乐,而此情此景也是看《大过年》中姐夫给他儿子拉紧衣服领子想起的

看到《大过年》里“姐夫”帮其他兄弟们打架,也想起爸,年轻时,他也帮过妈的哥哥弟弟们(也就是我的舅舅们),打过架,也属他最厉害

这大半年来,二到七月,缓了整整接近半年,几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家看电影,只有五一期间和二肥去爬了趟山

大概是七月份的某一天早上,我在给显卡清灰,妈在洗手间洗脸刷牙,抬头一看,发现妈的嘴歪了,心中一震,预感不好,随即带妈去了医院,得知是面瘫

妈很难过,我亦如此,妈怕连累我,我却怕妈想太多,心想若爸活着,他会夜不能寐的想这件事,想妈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爸,儿念你,想你了,很想很想,儿若在你生前有什么不孝,你别怪罪儿子,儿知道你是个感性和理性混掺的人,这点,我随了你

有时你会发呆落泪,有时,你又说出带有哲理的话,昨天跟二肥讲,某一日,我说茶甜,你笑着道:“不,是你心甜”,是的,儿子那时工作顺利,买卖好,被你看透了

如今儿子情绪其实很低落,工作一直没有起色,七到十月,儿一直在努力的干,老天爷却没给赏这口饭

我跟二肥讲过,像我这种常损其他人的人,若在工作中出不了成绩,或许只剩自杀那条路了,因为我没脸活着

最近这大半年,总有死的想法,但我不能扔下我老妈,我就剩一个老妈了,我那可怜的妈妈,劳累了一生,有时你也为她落泪,我亦如此

自己总是说,等我恢复了,带妈去如何如何,妈脸上依然是显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说祝我如何如何, 我心里不是滋味

爸,我有接近二十多天没开车了,车扔老程那里,我也放心,只想一心工作,闷在这上面,很多人联系我,我也不想去应酬

我总在想,若我一直没有起色,而若干年后妈走了,我也想随着去了,去找你俩,咱们团聚,但到时你别骂我没出息,说儿子装逼装大了,结果落个落魄下场来找你

我知道自己什么成色,若出去给人打工,至少能混个咱这地界儿的中等水平,但我也钻的这牛角尖儿,死也不肯离开这行业,因为我认为这行业里,我能捞到第一金

爸,你说我到底是什么?

博博结婚了,我没娶到她,或许你很生气也很无奈吧,无论家庭与性格及其他,你都认为我和她是最合适的,但我拧着这个劲儿,还是没娶

我知道你也许会说,你看,如果你娶了她,你不会落得如此田地,是,我承认,但我想说,我就想知道我几斤几两,不想花人家的,用人家的,我心里不舒服

而且那时的我,恐婚,其实现在也是如此,我知道让你打电话给她,难为你这个做爹的了,我也知道你很喜欢她,所以在送你最后一程时,叫上了她

我祝福她,也不祝福她,正因了解,所以悲伤,仅此

二肥以前总问我,博博是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前一月她见了她一面,事后对我说,一见,就觉得她是个好人,特好那种,是,她确实是特好那种,好到我不想坑她

跳儿也不知道现在过的如何,有一次我车被划伤,你安慰着说:“就当报应,因为你对不起跳儿”

是,我对朋友对周围人,几乎都是别人欠我的,但唯独这些对我付出感情的女人们,我没一个对得起,这是句心里话

若我没,我会在上天保佑你们,也愿你们会幸福,这也是句心里话

我想再冲刺一阵,看看到底我能不能钻出个所以然,爸,你能保佑着我点么

儿子是个没出息,懦弱,善变,倔强的孩子,坑了你,也坑了自己,不想因你或其他事,改变自己人生观,只想像自己一样去活着,活到活不起,面子过不去时

我找个地,找你去,儿念爹去西天路上,一路走好

是我没出息了,写了如此一篇博文,我晓得......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