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棺材

最近几日睡在了“棺材”里

宜家买的大衣柜和床之间,有大概30厘米的缝隙

这几夜,我睡在这个缝隙中

无法翻身,无法彻底平躺,双手交叉在胸前,就那么睡着

终于理解死掉的人睡在棺椁中,他们的手为什么交叉放在胸前,因为地方不够大...

有床不睡,睡在那里,说不出什么感受,只能说如果环境限制住个人发展,那么人需要适应环境,前提是确实无力改变现有环境

侧身睡着,念叨着,想着,心疼着

曾有那么一个早晨,眼泪不住的往下落,打湿了枕头,抹抹眼泪,把头再次深深的埋在枕头堆里

我有四个枕头,两个略高,略硬,另外两个则略矮,略软

有时为了安排它们的位置,得费好一阵时间

喜欢把枕头摆成环形阵,把自己包裹其中,是怕孤独么

后背那个微硬的枕头,仿佛是一个人,抱着我,粘着我,温暖着我

而胸前抱着的,仿佛也是一个人,让我宠着,听着我轻声诉说着,担着我所有眼泪着

 

今天去上坟,车上胖子多,接近八百公斤,妈夸车开的稳,不暴力了,或许吧,车上平均年龄都快六十的人,怎能不稳,人命关天

从停车场往出开,一女人帮忙指挥着,临了道了声谢谢,大舅说:“谢谢的好”

我则边开边解释道:“但凡一个人帮助另一个人,理应回声谢谢,不仅说明自己父母管教有方,也证明了些许个人素质”

回来路上加油,取完发票又道声谢谢,这次因为谢谢二字,多送了双手套,收款的大姐直夸这小孩懂事

告之实际年龄后,全场愕然...

如果形容现在自己的状态,会联想到“绿茶”

淡淡的,苦苦的

与自己相处不错的一同学说,不会带我过于深入接触他认识的一圈子人,因为我们本不是一类人

现在想想,确实是的,很多场合我不该在那里,却又多次出现了,是执拗于自己的性子还是拗不过他人呢

过几天请爸洗澡,洗好的,贵的,那天给爸打沐浴露,让爸伸直胳膊

说完伸直后,笑了,问爸道:“像不像我小时候你给我洗时的情景”

爸笑了

朋友在若干年前,与她丈夫枕边夜话,聊到我,说我是个孝顺的孩子

我确实是么?爸与我朋友们喝酒时,吐露真言,久违了的称赞,也是孝顺

我确实是么?

或许我的人生,迷茫在是做各种角色扮演,还是应该做自己

我可以内向到像一个女孩子,就像妈说的,我的儿子像个大姑娘

也可以撕掉这层皮囊,变做一个外向开朗的人,那么的健谈,那么的处处招惹着周围所有的人

哪一个,才是真的我?

很多人认识我,是认识的“外”

也有很多人眼中的我,是“内”

试想一下,若他们坐在一起,聊起我,会不会有冲突呢,他们聊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呢

我,终究还是一个人

孤单的睡着棺材里的一个人而已

晚安 世界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