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全部文章

随着海水拍打着脚背,思绪漂向了远方

海依然那片海,六月的海水,有些凉,让人觉得寂寞

这个博客系统只保存了以上两句,其他写的全没有自动保存下来,也就这样吧,好像上千字,挺可惜的,也不打算重新记录这次自己去海边的心境了

 

今天的夜依然像博客前几年记忆的那样,那么的静

多少个人看过我博客,关闭它,再打开它,深夜因思念打开它,因记恨,再次关闭它,又因那份牵挂,再打开它

你看过的,又是什么?是我?是本我?我写的,或许都是虚无的,包括我

没有人需要大半夜去思考我所写的,因为我本是个孩子,蜷缩在角落的孩子,下着雨,冰冷的打在身上,归根结底,还是孤独的灵魂在走独木桥

我冷

冷得浑身发抖

此时此刻,只觉得孤单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关心我,没有任何一份爱在牵挂我

能想象一个孩子,他在草地上疯跑时,他在想着什么吗?

我跑着,见人疯着,感受着父亲随着病况,他的灵魂已经离开了我

我冷

冷得浑身发抖

去海边的途中,独自一人在车内发疯的叫着,唱着,那时,没有眼泪,没有...

触及到海水的那一瞬间,我能感受的,是冷

打开车门被雨淋湿的瞬间,我能感受到的,是冷

小学时,记得有过很多次,跟同学玩着,闹着,霎时间,我像疯子般哭着,抽泣着

手腕上的红绳仿佛要对我说些什么,又沉默了

我冷

冷得浑身发抖

我冷... 晚安 世界

游魂

他,像一个公路上的游魂

早上望着窗外,想去兜风,恩,想去兜风!

清晨四点,路上行人很少,低速行驶着,若非要说个目的地,或许是辽大吧

西塔,是的,还是那个西塔,只不过不是那个夜,不再有人开门,大喊着:“安拧啊塞呦”

对不起,这里没有BBQ的回忆,只有世韩的回忆,那个满屋子混合型香烟的味道

慢慢的开,是的,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慢的开,甚至怕影响交通,并到了里道

过了西塔一条街,过了那个庆会楼,到了北行一条街

可口可乐的烧烤招牌早已摘掉,剩下的,或许只有两年前那个油泼面的味道

辽大科技园,辽大小东门,依然还是那个样子,从东门夹缝中望去,那片草坪仿佛依然还在,只是周围的建筑变漂亮了

乐购,是的,要去乐购看看,它还在那吗?

是的,它还在,并没有变老,带着我的记忆,还屹立在那里,仿佛一个女孩,等着盼着那个迟到的恋人

辽大的南门,恩,拐回去,隔着铁栅望去,草坪依然是那片草坪,老楼依然还是那个老楼,不由得让人想起曾经在那里的日日夜夜,甚至那个温暖的拥抱

小西门,那些烧烤摊子还在吗?那个新闻系的男孩退学后还好吗?

绕着绕着,想哭...

 

顺着长江北街,又回到了北行,再顺着西塔一条街,奔文化路

通常在东电交通岗,会朝着家的方向往鲁园方向拐,今儿不及,今儿要直走,奔东北大学

东大老北门,想起自己背个书包骑车和刘江及小老鼠上学的日子

你们还好吗?铁子知道你结婚了,知道你怕跟我不是一类人,与我疏远了,但我还记得我们那份友谊

小老鼠或许已经嫁作他人妇了,祝你幸福吧

 

顺着文化路往家走,不再有回忆,若非要说有,那或许是两岁半时帮妈妈卖东西,向走过路过的人们喊着:“便宜啦 便宜啦”

到家了,一切都结束了,走到辽大小西门时,有种直接开到海边去看海的想法,制止这个想法的理由挺适合我的,理由是没洗头洗脸

第一次这么慢的开车,用心去感受周围的一切,甚至空气的味道,很舒服,只不过空气中夹杂着一丝的伤感

自己是在试图找回失去的一切么,还是深深陷在记忆里无法自拔?或是在告诉过去,现在的我回来了?

我是幸福的,被爱着,很多人不可求的,我今生得到了,而且还在继续着

海,等着我,很快就会再见了

鸟岛

前几天早上心情不错,套上衣服开车去鸟岛转了两钟头

每次以这种目的出门,都会故意走以前上班的老路,哪怕不好走些

记得那年雨很大,有个路口的雨水高到可以淹没膝盖,那时骑的是那么费劲,只为几百块钱

很多影像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脑子里特别清晰

穿着泳裤,骑着破车,去二环路边的饭店买馅饼

跟人打闹,裤裆开了,被门口的迎宾姐姐们看到了

千平米的泳池,只有我一个人在值夜班,那个夜特别的长

那晚八点的水面特别的静,躺在岸边自顾自的抽烟

在北京躲在被窝里哭的日子

 

今天洗车发现修复的不好,起早把车再送到店里,很不好,信任他们,还弄成这样

就记到这吧  困了 累了 连活物都不信任  这话谁教你的?

彩票

昨天买了十块钱彩票,开始跟妈幻想

中奖了,淘宝的特派记者来了,问:“请问你中了头奖一千万,打算怎么做?”

答:“一个字:花!”

记者又问曰:“一千万对于小老百姓来说,说多也多,但也有个数额,说少也少,花完了怎么办”

答:“一个字:死!”

记者心想凑合再问一句撤退了,问之:“好的,采访临近结束,请问那您对我们彩民朋友还有什么说的么?”

答:“还是一个字:滚!”

 

最近比较忙碌,或许是自我暗示的功劳,各方面略有好转了

前天去定了软包装,今天去取,再过几天定外面的硬壳白卡纸的包装,产品基本就算包装齐全了

希望今年后半年能走好吧,只要是良性循环,雪球或许会越滚越大

鼠标

09年的基础鲨中键不是很灵敏了,合计再入一个鼠标,选来选去,还是选了无线版本的

凌晨订货,上午送达,卓越现在速度不错,估计是本地仓出货

握感倒是一样,就是重量变了,标称装两节电池,实际装一节也好用,但重量上还是不适应

想来想去,还是把08年的基础鲨翻出来,那只鼠标已经全换过微动,就是后面按压感不是很好,有吱嘎声

找AB胶填缝,把吱嘎声解决掉,找时觉得自己现在状态非常不好,不知道你们体没体会过,当你做一件事,五分钟不能达成时,心里就变得狂躁起来

填缝完毕,装机,因为东西太乱,固定电话挡到了机箱,只能拿它出气了,摔丫的

 

戴尔8115备了至少3把,基础鲨也差不多3把,到现在基本全用完了,只能修修补补,两种东西的行货基本都停产

不知道以后何去何从,打算以后键盘换机械键盘,就是不知道手感怎样,哪天想去三好街先试试德国樱桃的那个茶轴的手感

鼠标是没辙了,只能买微动慢慢修,或是网上买翻新的,手已经适应了那么多年这两样东西,说换还是真一时适应不了

自己对很多物、事、人,都存有莫名的留恋感

发票、电影票、收据、甚至一颗螺丝,有时都刻意保留着,或许它在某个时刻能唤起自己某年某月的记忆,或许它能解决我未来的某个不时之需

昨天看豪斯,Wilson旅行时想做成另外一个人,他所羡慕的高中同学,一个乐队歌手

我也有羡慕的人,或者说羡慕很多人的其中一方面

譬如对旧物的果断抛弃,对记忆的掩埋,甚至处理感情的方式

都是值得羡慕和向往的

结果当然也跟Wilson一样,羡慕归羡慕,自己依然是那个自己罢了

在做一个计划时,通常自己会做万全的准备,譬如做一个车模,那么可能胶水,螺丝刀,图纸,手套等等等等,包括如发生意外应该准备的

当一切准备妥当,或许就是该放弃的时候了,在冗长的准备过程中,人会对目标有所迷失,最后放弃目标

自己便是这类人

记事本里每一个创意,只要实施了,至少年获利够养活一台车的,但没有对任何一个创意着手过

我是个懒惰的、暴躁的、好高骛远的、懦弱的人

 

另记:

今天发小请吃饭,晚上联系其本人时,手机关机,对这种事,只有一个字来形容:“操!”

还好是请吃饭,还好是请发小,还好人不多,以小窥大,此人定是不能成大事者,当然,我也不能,我是废物

到此,试用鼠标去了,明天定的双卡双待手机到货,我就有三个电话号了,那说明什么?说明生活及两方面的工作该走上正轨了

怠工

氧气随着气泡浮向水面的炸裂声

豪斯十八集Wilson告诉豪斯得了癌症

我的鱼儿们归天了,心疼的不是那几千块钱,而是最近的状态,最近的自己

昨天又出门喝酒去了,仿佛把今年一年的酒,都喝到了肚里面

 

我现在是应该静静的把这篇博客写完,还是回过头去,把鱼缸里仅剩的几条鱼捞出来,如果让我选,会选静静的先写完这篇博客

这几个月来,从一月十九日开始,便消极怠工

我恨打乱我节奏的人,或者说我是一个容易被外界琐事打乱生活节奏的人

婷婷曾经说过我,我是一个调节能力极差的人,曾经的我是那么认为,并积极改进着,恍惚的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以极快的速度调整自己的情绪

实际看来,多年后的我还是当年的那个我而已

前日在Q上留言,希望自己开车被撞死,得了很多留言和关心

在此谢谢大家了,我现在过得很压抑,压得喘不过起来,根本没地方可以释放

喝酒解决不了我的问题,唯一可以解决问题的方式就是积极的工作起来,把去年的计划尽快实施

现在心情已经糟透了,糟透了

无法原谅自己的懒惰,以及无法对他人的宽怀,糟透了

 

记录一下最近半年的各导火索

1.撞车

2.父亲得病

3.黑客事件

4.合同毁约

5.相亲问题

 

这个博客不谈工作,着重写一下相亲的问题

无论是邻居、发小介绍,这半年大概三个

邻居介绍那位,一面之缘,我不知道对方是自卑还是其他原因,没必要把我拉黑,这种行为在我看来,是不可原谅的婊子行为

发小介绍一,一餐而已,卖房女,找男不娶销售女,好女不嫁业务男,因为她们所看到的与自己所收获的,不成正比,势必影响其自身正确的价值观,统称婊子

发小介绍二,寥寥几句,因心情不好,仅想一个最无利害关系的人喝酒,被拉黑,我不能了解为什么,是想立大家闺秀的高清HD牌坊,还是会错意?我真不能开房干你,因为我工作和心情都不允许

我不了解现在社会上的女孩是怎么想的,我也不是社会上的那些男人们,我不急着结婚,很大几率不会与你们深交,至于么?

你们急着结婚就抓紧嫁了吧,千万别谈什么个人理想,心中还存有一个梦之类的话题,你们的灵魂还干净?至少我没看到这点,或许生理上也非常的污浊

 

父亲则以现在的智商,完全不会理解及理会儿子现在的苦衷,一再的闹着情绪,我不懂退休了,收入还不错,还为什么要折磨着别人和自己

我已经糟透了,糟透了

此博客仅仅献给若干年后的自己,至于其他人怎么看待我所写的,接受与否,跟哥关系不太大,我累了,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了

全他妈糟透了

才喝完酒到家,明天不能再喝了

昨天心情非常不好,跟爸吵架了,或许常人很难想象着,伴随着我的笑声,爸在摔着东西,叫骂着,随着叫骂越高,我的笑声越大...

心情不好自然会做鲁莽的事,胡乱叫人喝酒,结果被人拉黑了

说不好,只能说两个世界的人吧,就像跟叔媳妇稍微聊几句,把人家呛得脸红,思维层面的不同,想法结论自然不同

但总结一句话,或许大部分人不太喜欢听,一类人和一类人玩,级别不同,不会玩到一起去

 

今天心情其实还凑合,老程车被小偷砸了,出门陪他修车,顺便修整修整我的亮条

回来给姐夫送到家,非被拉着喝酒,喝完再被拉着喝茶,有点晕

桌上又被姐训了半天,还是那点事,结婚

跟谁结,喜欢谁,结婚到底是怎么回事,唠叨个没完没了

删除了几段话,到此吧

晚安 小市民们 

停电

今天停电,躺在床上发呆

先拿笔记本看电影,看没电了,开始看工具书,看完几章甩一边,又开始把玩单反,扒着窗户等着外面施工结束,盼着送电!

恩,老三样,状态不好,情绪不好,身体不好

下午给奶奶姥姥上颗烟,希望她们俩能保佑我下半年好转些

五一过得不咋地,四月二九预感发烧,三十真正发烧,晚上老唐出车祸,帮跑一晚上修车,因太晚就把同学五一早上婚礼的事给推掉了

发着烧,坐着过山车,老程一句,死就死吧!我们滑下去了......

 

估计还得病几天,今天鼻涕少了些,但咳嗽严重了

刚才打开博客时还想写点什么,现在脑子里空空如也

这次病好,安稳一下情绪,把头发剪短,好好工作了

写博客时收到一封邮件,推销一个域名给我,真他妈搞笑,我才是那域名的原主,只不过零八年有些事就给弃用了,越想越气

好一阵了,写了一段就不保存,今天保存吧,反正也是给自己看的,是乱了点

晚安 世界

Records:272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