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mn.com 零四年就跟随着自己,一直会保留着她 注册 | 登陆
浏览模式: 标准 | 列表分类:心路历程

快乐

记得弟弟有一次发语音来祝生日快乐,用十分龌龊的小动静说道:“哥,祝你生日快乐,你快点乐... ...”

每年都不怎么过自己生日,甚至在逃避那一天,虽然在某年某月某日甚至某时某刻,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苟且着活了这么多年,但总觉得没什么可纪念的

前方的路才值得耕耘的,而过去的,咳,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事事都去纪念,或许从一月一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们除了忙着挂彩灯条幅,就没其他时间了

这或许是一个作为普通人的我渐隐渐现的自卑,认为不该去纪念什么,也无须去纪念什么

 

今年是最近十年最忙碌的一年,忙到自己天旋地转,狂沙覆眼的忙碌着

不得不对自己说一句,真他妈赞,运气这么不好,还能让自己忙成这样,而且渐渐有了盼头,对未来

也不得不对自己怜爱一下,在角落中这么挣扎,那么的卑微

前几日和妈聊天,聊一个话题,话题挺大,聊的是爱的最高境界

每个人去理解爱,都不同,我只讲我自己理解的,最高境界的爱

那种爱,应该是令对方快乐,不用我们的规矩,用我们的方式定义对方的快乐,当然,那种贴心贴肺的惊喜不算,前提是你给予他人的惊喜真在刀刃上

譬如:一个男人喜欢傍晚开车出门扫街一小时,散散心,那就随他吧,女人无辜的担忧着,不快乐着,想着男人为什么如此,其实这样双方都不快乐,何不随他

譬如:一个女人喜欢一个手包,哪怕八千块买的是泼狗屎,男人在给出自己意见后,最好不要再多言,她快乐,才是最好的

譬如:一个男人有了情人,作为男人的妻子,去作去闹,未必有个好结果,放手,让他做他认为快乐的事,或许,他会领悟出来,谁才是他最后的择决

这些都是例子,期间也和妈谈了关于爸,换位这么一想,很多事,释然了许多

乐乐总问我,你怎么就不能像我喜欢你这样,喜欢我,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么?你知道我喜欢你的程度,甚至超越我对我爸妈么?

这点我倒是能看出来的,其实单纯在这点上,我倒是真童心已泯了,对喜欢一个人,心里像装个小鹿一样乱撞,这种感觉,消失殆尽

或者说我一直不快乐,或者说,我要求的心态环境太高,所以我体会不出来,对方定义的爱,对我是真的爱

记得和跳儿最后一段时间,也说过,我要忙,让我忙,就是让我快乐

最近这几年,也总和乐乐说这句话,让我忙吧,放手让我痛痛快快忙几年,我就挺快乐了

其实我无非就是忙个工作,我这年纪,甚至丢了年轻时的勾引萝莉们的容貌与气质,只剩下一股子还想忙的劲头,想想,挺可怜的

好像有篇自己的博客提到过,与一个理想主义者过日子,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他们总是在给自己画饼,给别人画饼,并为饼奋斗着,自私也好,奔着完美而去也罢,他们就是这样一群人

而这样一群人里,包含着我,一个卑微的,慢慢走向肥胖与衰老的,一个还残存着梦想的我

好久没听到鸟叫了,这个时间,醒着,又听到了,天快亮了,心情依然没转晴,但日子在继续

昨天和客户聊天,因为客户是4S店的,谈到了车,谈到了自驾,谈到了西藏,谈到了和父亲的梦,谈到了带着爸的骨灰,一起去走那么一遭

谈到那,泪也就下来了,我被太多责任束缚着,化不了蝶,成不了虫或龙,只是个茧儿,仅此

 

每每菩萨前面一炷香,道上几句,祝我爱的,我恨的,爱我的,恨我的,健康,快乐,我还活着,比往年更忙,你们也要安好

我若死了,也会化作小小阴魂儿,溜达看你们一圈,男的保佑你们发财,女的偷看你们洗澡

执与择

今天选这个标题来小记

近几年渐渐的理解了这两个字,若此生我有后代,愿他能理解这两个字的区别及度

很多年前,我一直认为执才是关键,对于一个行业也好,对于一个人也好,对于一个事物也好

但慢慢的发现,其实当我们要执着的去追求某一样东西时,在最开始时,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行业是夕阳产业,即便你工匠般的去执着一生,或许成功率仅仅是万分之一,最后成功了,也可能是进文化遗产名录里

而如果选择一个朝阳产业,你的执着或许会很快成功,简单讲,选对了,一路畅通,选错了,处处险阻

另一份理解就是关于继承

无论继承的是金钱、人脉、又或是经验技术,都是继承的一部分,从零起步是非常累的,就像我自己一样,一张白纸开始泼墨,很难能画个终了

这个继承并不是埋怨,而是在理解一个道理,就像英国?一个纪录片《7up》?,讲述跟踪拍摄一群孩子的成长,其中有工人阶级,有中产,有那种old money

很多年过去了,这么一群孩子中,从底层破图到中产的,寥寥无几,而中产的孩子依然是中产,上层家庭的孩子,依然过着有钱人的生活

说到这,或许你我都该绝望了,但我个人觉得不该去这么想,而该去尽最大努力,证明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以这样一份心态走完此生,或许,财富就变成了附属品,一个搂草打兔子的兔子

N个人会拿马云这类人做反驳,其实哪能站得住脚呢,如果你真是从零起步,就知道那仅仅是百万分之一的概率,还得加上时代等诸多环境因素

所以说,选择很主要,底层家庭如果你选择接班父母工作,那你的行业是限定死的,知识得不到拓展,人脉依旧是那个圈子,几乎不可能突破

说实话,写到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现在心比较乱

最近谈不上工作了,因为比较分心的在做很多事情,但有盼头,希望能成吧

前几天聚会,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入半截土的不成熟,具体不多谈,只想说,如果想让他人对你尊重,请先尊重他人

靠抨击贬低他人来抬高自己,其实最终让人看低的,还是自己,自卑的人很可怜,庆幸自己正直得一塌糊涂,从未有过此举,不然对不起父母生养

今天又被泼脏水了,想起很多人,跳儿说大舅是无敌铁金刚,我现在还是吗? 或许还是,心态上更好,工作上更不要命,对钱更尊重,算进步了?退步了?

总觉得,这辈子,或许不可能有下一代来传承自己的一些东西了,抽着烟,喝着菊花茶,招手叫过来这个长得像自己的小东西,告诉他,世界是什么样的,协助他去体验世界

多美的一个梦,小东西在一定年龄,开始拿自己的知识和努力后得到的资本来反击我,击倒我,我又气又爱的看着他,多美的一件事情

不聊婚姻了,没太多意义,婚姻是什么,有人说它是爱的最终体,有人说它是爱的坟墓,有人说它是优化组合,有人说它是梯子,有人说它是美化的繁殖契约

或许,婚姻是你我他的眼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不那么美丽起来

二零一六年,算命的若干年前,说我今年会结婚,我要说他不准,严重不准,都不如我醉酒后给周围几桌客人算命来得准

说到给人算命,那一幕确实让在场朋友和亲戚惊掉下巴

某日去给亲戚家小饭店捧场,喝得高兴,又开始撩闲了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夸人前世乃武将,今世不忘忠和孝,夸人红光在堂,三年内投资必将得回报,总之先巴掌再甜枣,再巴掌再甜枣

其实都是胡说,无非就是看对方的穿戴,言谈,谁有买单的可能,再慢慢估计一下对方的背景,说一步探一步,最后所有人都迷信了

那日最终结局是七八位五六十岁的客人,无论带龙带凤,还是穿貂戴狗皮帽的,出门之前,无一不握手告别(见过主席接待外宾吧),临行前还说,兄弟若再来,单我们全买!

可见算命在初级阶段,至少在我这实践后,我是不信的,观察再观察,即可算个八九不离十,但不排除真大神,或许有吧

 

又胡言乱语,语无伦次一番,写写挺好,给诸位报个平安,我还健在,无论我爱的,我恨的,爱我的,恨我的人们,我都希望你们能安好,菩萨前一炷香,临了总为你们念叨着

好了,春节将近,心情继续不佳,诸位晚安  下次在洗手间想到要写什么,可得记着点,好几次想写什么,都忘了,唉

白腻

最近几天由于在医院的事情忙完了,且有些空余时间,所以想尝试尝试很久以前就想做的刮大白,正好有一面墙可供挥洒娱乐,下面记录一下经验:

1.铲白,墙基面原来的腻子、乳胶漆层,用铲刀铲掉,作业不是很难,一般是喷水,铲即可。

2.界面剂,把界面剂涂抹(滚刷、刷子、扫帚)在墙基面上,起到拉毛的作用,让后续的石膏层更好粘贴。  这类备注一下:界面剂与找平分情况类别,有些小地方先水泥找平再界面剂也可以。

3.找平,重中之重,如果是建筑水泥墙(以下写的都是关于内墙的,外墙也没地儿让我学着玩)

需要找平,无论之前找没找平过,到需要测量一下,我在这里犯了错误,认为可以用抹泥刀找平,实际是非常错误及浅薄的想法,好在娱乐的墙面只有一平方。

实际应用中应该用刮尺(看面积定长度),现在一般是铝合金的刮尺,来找平,可以水泥找平,也可以石膏找平,石膏又分嵌缝石膏及找平石膏,这个一定得选择好。

4.石膏腻子,这个石膏腻子是用来找平的,刮尺刮好,阴阳角做好。

5.耐水腻子,待墙面石膏腻子干透后,刮耐水腻子,最厚2mm,最薄无所谓,越薄越好,两到三遍,现在耐水腻子质量非常好,覆盖力也非常不错,墙面找平后,这层是很好刮的,不过也看手法。

6.底漆,耐水腻子不提,如果是石膏腻子打底,就上的乳胶漆,或者一般非耐水腻子,又或者它就是耐水腻子,最好也打底漆,因为腻子会反碱,导致乳胶漆层出问题。

7.乳胶漆,底漆干透后,就可以上乳胶漆了,品牌很多,贵的很贵,便宜的很便宜,200到1000+,看情况选择。

 

总结:

一面墙要从水泥面做到白腻美,说实话,不便宜,我们可以数数流程(铲白、界面剂、找平、石膏、腻子、底漆、乳胶漆),都是两三遍的主儿,还是非常不便宜的

有些家里装修说便宜,肯定是少了某些流程,或者在某些环节上偷懒,前一阵朋友家翻修墙面,60平米,工时1500,这不算料钱的,而料钱,如果都是货真价实的话,估计不会少于1000

而这1000,也是往最低了估,正常应该(界面剂1桶100+、石膏腻子2-4袋100+、腻子3-6袋腻子200+、底漆1桶200+、面漆1-2桶400-800+)1000到1500左右

如果选择质量更好的,那价格更在2000以上了,这只是帮他计算的60平米的花费,人工1500+材料1500,总消费在3000元左右,若100平米的房子,那差不多5000元左右了

这次虽然批刮的面积不大,但学到很多很多,任何行业,你在旁观角度看是一回事,实际做,又是一回事

前几天狠下心,花了快300快买台博士角磨机,只是做小活用的,朋友说这点钱你也说狠下心,确实是这样,花钱对于我来说,总是那么的肉疼

不像给妈看病,上万的掏,不心疼,给自己置办点小工具,确实肉疼

未来可能会置办以下几样:电圆锯、云石机、电锤电镐电钻三用机、一把好靠山、一套刨子、电木铣、激光水平仪等

这次学习购买的工具及材料也记录一下(不提品牌),如下列表:

1.刮尺

2.界面剂

3.石膏粉

4.腻子粉

5.240目-800目砂纸

6.砂架

7.抹泥刀(很满意)

8.铲刀(带刀锋,换刀片的那种)

9.液态生料带(高科技,买一瓶备用)

10.油灰刀(代替托板的,这次很不满意,一直在犹豫是不是给卖家中评,因为不是不锈钢的)

11.手枪钻搅拌头(这个好用)

12.F夹两个,护目镜等小件不记了

一共花费大概200多,但获益匪浅,等于现实的一个学习班,很满足

邻居及朋友看到了,都在问,为什么不雇人,为什么不,为什么不,其实我有很多个答案要说,但只说了一句,我在玩

是的,我是在玩,而且很快乐,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将来若我有自己的孩子,一定让他在假期做很多很多这类课外作业

我们并不是说现在的教育欠缺在哪里,而是说现在的社会普通群体思维层面的差在哪里,说的太高大上了

一句话总结,多学一样,不压身,饭局有谈资,生活有应用,总比抱着韩剧、真人秀看几小时来得强!

带着浑身的大白腻子粉,我也该洗澡去了,这几天玩完这个,该忙忙其他事了,胡言乱语一篇,到此...

对白发渐多的我自己说:“其实你剪完头,打扮的立立正正的,虽然年纪大点,还是蛮帅的 

晚安,世界,晚安,爱我的,恨我的,我爱的,我恨的人们

纸人

它何尝不想挥动着自己的意志,任性的活着...  送给某它,你我皆为它,只不过直立

脑中空空如也,写不出个啥子,简单汇报几个字:“病、钱、损、涨、复、浮”

这几月自己乱写句:

1.面对生活,请喊茄子。

2.静静的活着,很难。

3.每一次尝试,都会离成功进一步,不放弃,不断总结,就不存在失败二字,因为过程本身就是某种角度上的成功,婚姻如此,事业如此,人生亦如此。

4.理想主业的生命总是不如他们想象的那么长,他们总是想做好多好多事情,带给身边人最好的结果,但现实往往不是他们想象的那般,很不幸,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不幸的是那份不凑合的执念,与人于己都是沉重的。

5.凌晨酒后归来,见“猫二”在撕扯一个塑料袋,帮它撕开后,发现塑料袋内有鱼骨头... 人这一生,努力很重要,就像猫二在撕扯塑料袋,而运气也很重要,就像它遇到了我 (注:猫二是我家楼下小野猫)

 

向关注这博客的人报个平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待俺踏着七彩祥云,心静些时,再来记忆

四天逛木工论坛所学小记

简单回忆一下,就不切网页查资料复制了,感觉那种除了装逼,根本就没学到知识,还是这样盲目的打出来,再一一去纠正的好。

 
一.电木铣(雕刻机,双手持握,可开大槽),实用度大于修边机(单手持握,开小槽,修小边),倒装最好

二.板材连接方式
1.榫接(燕尾、直榫等),这个不适合我,估计熟手后可能会拿电木铣上燕尾刀开榫
 
​2.二合一、三合一,这个适合我,以后估计会买定位器开,先从二合一练
3.斜孔(这个也和定位器一起弄,连接直板或隔板)
4.圆木榫(这个好,容易,连接直板或搁板)
5.饼干榫(感觉得用修边机或电木铣开槽再装,好像很结实,有机会试试)
6.气钉枪及角铁(气钉枪适合不太承重的,角铁适合偷懒组框架的)
 
三.电圆锯与云石机
电圆锯是开木料的,云石机是开石料板材的,电圆锯的钻数低于云石机,电圆锯有下保护及吸尘器接口,其中还涉及到一个叫什么DOAA?(可能打错,就这意思,开槽锯片),开槽也可以拿电圆锯开,云石机尽量只切石料板材(其实用途最多是墙壁电线水管开槽配合电镐+U刀头)
 
电圆锯可倒装,配合工具很多,比如正倒装后,都需要一个好靠山(简易靠山就是一块直平的东西,比如铝合金或木板加以固定,比如F架、G架固定)
 
四.夹子
 
没记住太多F夹、G夹、90度夹,估计这三个用的最多,其中最频繁的是F夹,因为F夹可很长,用途更广,G夹就短了,感觉打蚊子还是买大炮的好,能打的范围更多,所以以后可能买更多F,一般夹子多用在固紧上,比如斜孔接板、柜子框架粘接固定、靠山固定,等一切固定的地方。
 
五.手电钻、充电钻、电锤、电镐
小活手电钻都可以搞定,但其实充电钻也可以,现在一般电锤电镐二合一,内部与电钻的驱动方式不同,所以功率不用太高,但劲大,电镐可拆墙开槽挖地等(它不钻),电锤它又钻又前后活动,适合打强混凝土墙眼等(接电钻转接,也可干小活,就是太重)
 
六、板材
实木板没学太多,几乎不会分辨,就是松木用的最多,还有桦木啥的
1.免漆板(刷好油漆了,直接开板,贴热熔封边,组装就可以)
2.指接板(实木的,接在一起的,开板后,可组装,再上蜡或上漆)
3.三合板、胶合板(这个不知道理解的正确不,开板后,可贴面或刷漆,几乎都贴面)
别的板子也不了解,没太多看了
 
七.木板修边
圆角、倒圆角之类,可用修边机、电木铣、或手工线刨来弄,有机会买个线刨先试试
 
八.钉枪
有气钉枪和电气钉枪,估计我不会买气泵,所以以后只可能买电钉枪
排钉和U钉(抱歉,说的极度外行啦),连接非大承重件(电钉枪估计不可能有那力道和能装的钉子吧),比如我们现在线条大部分是用石膏线条去做,某日我看电影《华尔街》,里面早我们三四十年就在用PU线条了,后淘宝查询,PU的贵,但绝对比石膏的好,在组装PU线条时,电影里的工人就是用的气钉枪,引发我查的相关工具和材料,估计以后用得上
 
九.回忆不起什么了,这些大概是发烧4天学的与电动木工有关的小知识,细节的地方很多,但高烧快40度,无法一一回忆,大概至此
 
近期不是很好(有人会说了,看你博客有好的时候吗? 这话有理,你说我好的时候,有空抠字来记录吗?不得老潇洒一样去撒疯去了)
 
高烧40度是什么感觉,对于身体上的痛楚,其实更多感受到的是极度的失落感
 
这种失落感是很多负面情绪参杂在一起体现出来的,那种对自我的否定,对未来的否定,甚至对生的否定
当用酒精擦拭动脉,以及冰敷额头时,觉得时间过得真慢,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体温的逐渐降低,这种对自我的肯定又回来了
发烧是一个体现,无论病理是什么,但对于我来讲,是一段短暂的心路历程,修行的路,人生本就是不断的否定与肯定中前行,最终获得自己想要的结果(以他人对我评价,我知道,所以备注这一句,以我黑暗的心理来讲,其实绝大部分人都不能获得想要的结果,而是在平凡、困扰、彷徨中慢慢等待死亡)
 
小记于此,猴子到此一游
 
我爱的,我恨的,爱我的,恨我的, 祝你们平安幸福快乐,初一十五,菩萨像前燃香,我都会如是念上一遍,话出真心,心安既平安

本位

很久没写..

今天只写个题目,过几天再继续写,防遗忘

人分两类:

1.人际关系本位

2.技术本位

我属技术本位,万事不求人,宁买一本书,不求一个人

部分人属于人际关系本位,宁求一个人,不学一门术

个有个好,个有个妙,方式从于性格

但宏观上看,人际关系本位更利于在现代社会生存,技术本位缺乏上升通道,唯一好处扔原始森林里,靠技术吃饭的人,死不了

 

今天只是写个题目,以后再慢慢纵深的去想,去写

依然低潮,依然寒冬,甚至噩梦中也是先受气,再报复,血腥到梦中想递人一个塑料呕吐袋...今记于此

五月春

再次时隔半年,提起了笔,记记最近的生活

这半年间非常忙碌,几乎都在工作与睡觉中度过,寒冬依然未过,但似乎闻到了些许春的气息

前天熬夜到昨天下午,二十多小时未眠,送二肥回家,顺便把答应人家理发店修电脑的活计做了,结果一修就是两小时,挺熬人的

迷糊的回家,平时从不偷懒,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偷一把,在禁左地方掉头了,结果被大干的交警逮个正着,罚款扣分,似乎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可偷懒抄近道的人

心想,这一桩事后就别再出别的岔子了,像有预感一样,可惜还是在最后又出了岔子,停车时,给一车剐蹭了,联系的车主,谈好今天去快速理赔,估计小两千,保险还不知道打不打折

要不说祸不单行,也确实如此,但不知为何,自己挺平静的,还笑呵呵的联系对方,一劲的道歉,回家后还睡了一小觉,没觉得自己怎么倒霉,也没谴责自己,更没什么烦心

或许倒霉到一定程度,或者说经历过走霉运下限的人,对这种连续的小挫,几乎麻木了

大舅癌症复查诊断出来了,并未复发,而自己在这过程中,无论诊断未出之前还是之后,既无焦虑悲伤,也无喜悦,情绪淡如水

并不是说自己失了人味,而是觉得凡人皆有一死,大部分情绪上的波动或许影响不了事态的变化,反而让自己失去了掌控能力,所以平静、淡然的接受并处理就好

妈妈的身体状况和情绪稳定,希望妈妈能活到八十岁,快快乐乐的,当然,她本身也是一个排忧能力很强的女人,会幸福的

近一年来和周围人关系处理一般,与其说看得更透彻,不如说愈加的任凭自己性子来交际与处理关系了,透彻既是痛苦,自扰未必幸福,放自己一马,忙好自己的活计,才是真正活着的方式

春天来了,盛夏不远,愿今年能顺利割麦子,知道身边人有时会打开这个博客看我近况

其实我每天在菩萨面前燃香、祷告、作揖时,都会说一句话

“祝福我爱的,我恨的,爱我的,恨我的人,健康,幸福,快乐。”

凛冬

时隔大半年,博客中间由于空间到期,也未打理,导致当机,如今再次开放,也再次提起了“笔”

父亲的走,对自己打击很大,虽然自己并不是嘴上诉苦的人,憋在心里,但依然有时克制不住情感外露

今天在看《大过年》时,哭了好几回,二肥也跟着我哭,让我挺心疼,她说:“你哭,我就想跟着哭,看你难受”

在小时候放鞭炮时,由于家住平房,爸总是把我捂的严严实实的,让我提着“炉钩子”放鞭炮,那时很快乐,而此情此景也是看《大过年》中姐夫给他儿子拉紧衣服领子想起的

看到《大过年》里“姐夫”帮其他兄弟们打架,也想起爸,年轻时,他也帮过妈的哥哥弟弟们(也就是我的舅舅们),打过架,也属他最厉害

这大半年来,二到七月,缓了整整接近半年,几乎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在家看电影,只有五一期间和二肥去爬了趟山

大概是七月份的某一天早上,我在给显卡清灰,妈在洗手间洗脸刷牙,抬头一看,发现妈的嘴歪了,心中一震,预感不好,随即带妈去了医院,得知是面瘫

妈很难过,我亦如此,妈怕连累我,我却怕妈想太多,心想若爸活着,他会夜不能寐的想这件事,想妈为什么会得这个病

爸,儿念你,想你了,很想很想,儿若在你生前有什么不孝,你别怪罪儿子,儿知道你是个感性和理性混掺的人,这点,我随了你

有时你会发呆落泪,有时,你又说出带有哲理的话,昨天跟二肥讲,某一日,我说茶甜,你笑着道:“不,是你心甜”,是的,儿子那时工作顺利,买卖好,被你看透了

如今儿子情绪其实很低落,工作一直没有起色,七到十月,儿一直在努力的干,老天爷却没给赏这口饭

我跟二肥讲过,像我这种常损其他人的人,若在工作中出不了成绩,或许只剩自杀那条路了,因为我没脸活着

最近这大半年,总有死的想法,但我不能扔下我老妈,我就剩一个老妈了,我那可怜的妈妈,劳累了一生,有时你也为她落泪,我亦如此

自己总是说,等我恢复了,带妈去如何如何,妈脸上依然是显露出天真灿烂的笑容,说祝我如何如何, 我心里不是滋味

爸,我有接近二十多天没开车了,车扔老程那里,我也放心,只想一心工作,闷在这上面,很多人联系我,我也不想去应酬

我总在想,若我一直没有起色,而若干年后妈走了,我也想随着去了,去找你俩,咱们团聚,但到时你别骂我没出息,说儿子装逼装大了,结果落个落魄下场来找你

我知道自己什么成色,若出去给人打工,至少能混个咱这地界儿的中等水平,但我也钻的这牛角尖儿,死也不肯离开这行业,因为我认为这行业里,我能捞到第一金

爸,你说我到底是什么?

博博结婚了,我没娶到她,或许你很生气也很无奈吧,无论家庭与性格及其他,你都认为我和她是最合适的,但我拧着这个劲儿,还是没娶

我知道你也许会说,你看,如果你娶了她,你不会落得如此田地,是,我承认,但我想说,我就想知道我几斤几两,不想花人家的,用人家的,我心里不舒服

而且那时的我,恐婚,其实现在也是如此,我知道让你打电话给她,难为你这个做爹的了,我也知道你很喜欢她,所以在送你最后一程时,叫上了她

我祝福她,也不祝福她,正因了解,所以悲伤,仅此

二肥以前总问我,博博是什么样的人,长什么样,前一月她见了她一面,事后对我说,一见,就觉得她是个好人,特好那种,是,她确实是特好那种,好到我不想坑她

跳儿也不知道现在过的如何,有一次我车被划伤,你安慰着说:“就当报应,因为你对不起跳儿”

是,我对朋友对周围人,几乎都是别人欠我的,但唯独这些对我付出感情的女人们,我没一个对得起,这是句心里话

若我没,我会在上天保佑你们,也愿你们会幸福,这也是句心里话

我想再冲刺一阵,看看到底我能不能钻出个所以然,爸,你能保佑着我点么

儿子是个没出息,懦弱,善变,倔强的孩子,坑了你,也坑了自己,不想因你或其他事,改变自己人生观,只想像自己一样去活着,活到活不起,面子过不去时

我找个地,找你去,儿念爹去西天路上,一路走好

是我没出息了,写了如此一篇博文,我晓得......

Records:27212345678910»